你也来偷厕纸?[全息]全文阅读
佚名你也来偷厕纸?[全息]全文阅读
精选来自———— 你也来偷厕纸?[全息] 强强,情有独钟,欢喜冤家,游戏网游, 已完结 三月有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。 这次来《晓光大陆》怀旧服,不仅是为了追忆当年的热血岁月,还抱着渺茫的希望—— 找到一个人,告诉他,自己是个胆小鬼,喜欢你好多年都不敢讲。 升级打怪抢宝图,一切都很顺利! 个鬼.... 垃圾策划,吔屎啦你! 居然把宝图伪装成厕纸,害她天天跑男厕,人都快变态了! 不久—— 把自己男神踹进了茅坑怎么办? 在线等,挺急的! 原创MMORPG游戏,主游戏剧情 预收文:
岑(cén)轻衣沈千山
佚名岑(cén)轻衣沈千山
精选来自———— 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 仙侠修真,女配, 21:00更,v后日更~ 预收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~ 穿成书中作天作地的恶毒大师姐,岑轻衣必须按照原书剧情作恶,且攻略下男主沈千山,才算完成任务,不然就要被系统抹杀。 可是原著里,大师姐就是被这个沈千山给一剑捅死的诶! 岑轻衣落泪:“早知道熬夜追文会穿越,我就是看一胎七宝葫芦娃、一胎一百零八宝水浒好汉,看王妃吊在外面三天成了风干肉,无聊到睡着,也不会看《仙途》一个字!“ 岑轻衣战战兢兢地一边走剧情,一边攻略沈千山。 她凶神恶煞地将他的书画上小人图。 沈千山皱眉:“顽劣不堪。” 她哆哆嗦嗦地挑起沈千山下巴:“美……美人。” 沈千山震怒:“不知羞耻。” 对着沈千山不近人情的眉眼,她觉得自己全须全尾地活着已经是奇迹。 直到有一天,岑轻衣一着不慎,被缚在重重铁索中,人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。 沈千山竟破开千层云雾,剑带肃杀而来,挑起束缚岑轻衣的一切桎梏。 岑轻衣惊望向他,只见这位正道栋梁,剑指天地,满身黑气:“我倒要看看,谁敢在我面前伤她。” 小剧场: 一日,岑轻衣收到某谄媚男修送上的礼物,念出纸条上的字:“送大师姐吃不完的甜果。” 沈千山黑云压顶,一剑掀了该男修的洞府:“她要什么,还用你送?” 岑轻衣捧着一储物戒沈千山种的甜果:“嗯,真香。” 悬疑+脑洞+打脸+虐渣的剧情向苏宠文!敲带感! 细纲已定!存稿充足!不会跑路!欢迎入股! --------------- 预收文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,养成甚甜,年下甚猛,假不正经海王师尊X真不正经奶黑徒弟,身心双向1V1,欢迎收藏~ 合欢宗宗主姬辛夷作为一代海王,驰骋鱼塘二十年,一朝不慎翻了车。 重活一世,她发誓一定要找出前世到底是哪条鱼儿害死了她! 只是—— 她看着跪在脚边遍体鳞伤、双目含恨的徒弟苏梓,叹了口气。 还是先好好养徒弟叭。 记忆混乱的姬辛夷打不开藏书楼,下山买了《哗哗十八式》丢给徒弟让他自行参悟。 徒弟翻开后匆匆合上书,双颊通红,眼神如刀:“师尊若讨厌我也不必勉强,何苦要羞辱我!” 口嗨成性的姬辛夷捏一捏徒弟软嫩的脸颊:“乖徒儿呀,你的皮肤真好,长开了肯定是个美人!” 徒弟耳朵滚烫,咬牙切齿:“师尊,请自重!” 阅本无数的姬辛夷神秘兮兮地带徒弟去花楼观摩:“你看这个姐姐,腰细腿长,真美。” 徒弟又羞又怒,脖子都红了起来:“师尊,非礼勿视!我们合欢宗不是干这个的!” 直到有一天,她赴宴归来。 满身黑气的徒弟将金链缠上她的腕子:“师尊,我不会让你再出事了,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。” ……等等,什么情况?她好像玩脱了? 小剧场: 清冷仙君/霸道魔君/妩媚妖君:“原来你好这口,等着你徒弟长大就是你养鱼的理由?” 姬辛夷:“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!” 苏梓垂泪欲泣:“师尊,我只知道你和仙君有联系,原来你还私底下联络魔君和妖君。师尊,你怎能这样?” 姬辛夷:“不是,你听我解释,就只是他们帮过我,我请他们喝杯茶的正常礼尚往来啊!” 苏梓缓缓笑开:“没关系,师尊,以后你的所有事情通通由我接手。” 围脖艾特见见见清,可能会掉落脑洞手绘,欢迎宠爱~
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岑(cén)轻衣沈千山
佚名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岑(cén)轻衣沈千山
精选来自———— 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 仙侠修真,女配, 21:00更,v后日更~ 预收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~ 穿成书中作天作地的恶毒大师姐,岑轻衣必须按照原书剧情作恶,且攻略下男主沈千山,才算完成任务,不然就要被系统抹杀。 可是原著里,大师姐就是被这个沈千山给一剑捅死的诶! 岑轻衣落泪:“早知道熬夜追文会穿越,我就是看一胎七宝葫芦娃、一胎一百零八宝水浒好汉,看王妃吊在外面三天成了风干肉,无聊到睡着,也不会看《仙途》一个字!“ 岑轻衣战战兢兢地一边走剧情,一边攻略沈千山。 她凶神恶煞地将他的书画上小人图。 沈千山皱眉:“顽劣不堪。” 她哆哆嗦嗦地挑起沈千山下巴:“美……美人。” 沈千山震怒:“不知羞耻。” 对着沈千山不近人情的眉眼,她觉得自己全须全尾地活着已经是奇迹。 直到有一天,岑轻衣一着不慎,被缚在重重铁索中,人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。 沈千山竟破开千层云雾,剑带肃杀而来,挑起束缚岑轻衣的一切桎梏。 岑轻衣惊望向他,只见这位正道栋梁,剑指天地,满身黑气:“我倒要看看,谁敢在我面前伤她。” 小剧场: 一日,岑轻衣收到某谄媚男修送上的礼物,念出纸条上的字:“送大师姐吃不完的甜果。” 沈千山黑云压顶,一剑掀了该男修的洞府:“她要什么,还用你送?” 岑轻衣捧着一储物戒沈千山种的甜果:“嗯,真香。” 悬疑+脑洞+打脸+虐渣的剧情向苏宠文!敲带感! 细纲已定!存稿充足!不会跑路!欢迎入股! --------------- 预收文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,养成甚甜,年下甚猛,假不正经海王师尊X真不正经奶黑徒弟,身心双向1V1,欢迎收藏~ 合欢宗宗主姬辛夷作为一代海王,驰骋鱼塘二十年,一朝不慎翻了车。 重活一世,她发誓一定要找出前世到底是哪条鱼儿害死了她! 只是—— 她看着跪在脚边遍体鳞伤、双目含恨的徒弟苏梓,叹了口气。 还是先好好养徒弟叭。 记忆混乱的姬辛夷打不开藏书楼,下山买了《哗哗十八式》丢给徒弟让他自行参悟。 徒弟翻开后匆匆合上书,双颊通红,眼神如刀:“师尊若讨厌我也不必勉强,何苦要羞辱我!” 口嗨成性的姬辛夷捏一捏徒弟软嫩的脸颊:“乖徒儿呀,你的皮肤真好,长开了肯定是个美人!” 徒弟耳朵滚烫,咬牙切齿:“师尊,请自重!” 阅本无数的姬辛夷神秘兮兮地带徒弟去花楼观摩:“你看这个姐姐,腰细腿长,真美。” 徒弟又羞又怒,脖子都红了起来:“师尊,非礼勿视!我们合欢宗不是干这个的!” 直到有一天,她赴宴归来。 满身黑气的徒弟将金链缠上她的腕子:“师尊,我不会让你再出事了,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。” ……等等,什么情况?她好像玩脱了? 小剧场: 清冷仙君/霸道魔君/妩媚妖君:“原来你好这口,等着你徒弟长大就是你养鱼的理由?” 姬辛夷:“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!” 苏梓垂泪欲泣:“师尊,我只知道你和仙君有联系,原来你还私底下联络魔君和妖君。师尊,你怎能这样?” 姬辛夷:“不是,你听我解释,就只是他们帮过我,我请他们喝杯茶的正常礼尚往来啊!” 苏梓缓缓笑开:“没关系,师尊,以后你的所有事情通通由我接手。” 围脖艾特见见见清,可能会掉落脑洞手绘,欢迎宠爱~
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
佚名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
精选来自———— 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 仙侠修真,女配, 21:00更,v后日更~ 预收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~ 穿成书中作天作地的恶毒大师姐,岑轻衣必须按照原书剧情作恶,且攻略下男主沈千山,才算完成任务,不然就要被系统抹杀。 可是原著里,大师姐就是被这个沈千山给一剑捅死的诶! 岑轻衣落泪:“早知道熬夜追文会穿越,我就是看一胎七宝葫芦娃、一胎一百零八宝水浒好汉,看王妃吊在外面三天成了风干肉,无聊到睡着,也不会看《仙途》一个字!“ 岑轻衣战战兢兢地一边走剧情,一边攻略沈千山。 她凶神恶煞地将他的书画上小人图。 沈千山皱眉:“顽劣不堪。” 她哆哆嗦嗦地挑起沈千山下巴:“美……美人。” 沈千山震怒:“不知羞耻。” 对着沈千山不近人情的眉眼,她觉得自己全须全尾地活着已经是奇迹。 直到有一天,岑轻衣一着不慎,被缚在重重铁索中,人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。 沈千山竟破开千层云雾,剑带肃杀而来,挑起束缚岑轻衣的一切桎梏。 岑轻衣惊望向他,只见这位正道栋梁,剑指天地,满身黑气:“我倒要看看,谁敢在我面前伤她。” 小剧场: 一日,岑轻衣收到某谄媚男修送上的礼物,念出纸条上的字:“送大师姐吃不完的甜果。” 沈千山黑云压顶,一剑掀了该男修的洞府:“她要什么,还用你送?” 岑轻衣捧着一储物戒沈千山种的甜果:“嗯,真香。” 悬疑+脑洞+打脸+虐渣的剧情向苏宠文!敲带感! 细纲已定!存稿充足!不会跑路!欢迎入股! --------------- 预收文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,养成甚甜,年下甚猛,假不正经海王师尊X真不正经奶黑徒弟,身心双向1V1,欢迎收藏~ 合欢宗宗主姬辛夷作为一代海王,驰骋鱼塘二十年,一朝不慎翻了车。 重活一世,她发誓一定要找出前世到底是哪条鱼儿害死了她! 只是—— 她看着跪在脚边遍体鳞伤、双目含恨的徒弟苏梓,叹了口气。 还是先好好养徒弟叭。 记忆混乱的姬辛夷打不开藏书楼,下山买了《哗哗十八式》丢给徒弟让他自行参悟。 徒弟翻开后匆匆合上书,双颊通红,眼神如刀:“师尊若讨厌我也不必勉强,何苦要羞辱我!” 口嗨成性的姬辛夷捏一捏徒弟软嫩的脸颊:“乖徒儿呀,你的皮肤真好,长开了肯定是个美人!” 徒弟耳朵滚烫,咬牙切齿:“师尊,请自重!” 阅本无数的姬辛夷神秘兮兮地带徒弟去花楼观摩:“你看这个姐姐,腰细腿长,真美。” 徒弟又羞又怒,脖子都红了起来:“师尊,非礼勿视!我们合欢宗不是干这个的!” 直到有一天,她赴宴归来。 满身黑气的徒弟将金链缠上她的腕子:“师尊,我不会让你再出事了,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。” ……等等,什么情况?她好像玩脱了? 小剧场: 清冷仙君/霸道魔君/妩媚妖君:“原来你好这口,等着你徒弟长大就是你养鱼的理由?” 姬辛夷:“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!” 苏梓垂泪欲泣:“师尊,我只知道你和仙君有联系,原来你还私底下联络魔君和妖君。师尊,你怎能这样?” 姬辛夷:“不是,你听我解释,就只是他们帮过我,我请他们喝杯茶的正常礼尚往来啊!” 苏梓缓缓笑开:“没关系,师尊,以后你的所有事情通通由我接手。” 围脖艾特见见见清,可能会掉落脑洞手绘,欢迎宠爱~
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最新章节
佚名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最新章节
精选来自———— 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 仙侠修真,女配, 21:00更,v后日更~ 预收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~ 穿成书中作天作地的恶毒大师姐,岑轻衣必须按照原书剧情作恶,且攻略下男主沈千山,才算完成任务,不然就要被系统抹杀。 可是原著里,大师姐就是被这个沈千山给一剑捅死的诶! 岑轻衣落泪:“早知道熬夜追文会穿越,我就是看一胎七宝葫芦娃、一胎一百零八宝水浒好汉,看王妃吊在外面三天成了风干肉,无聊到睡着,也不会看《仙途》一个字!“ 岑轻衣战战兢兢地一边走剧情,一边攻略沈千山。 她凶神恶煞地将他的书画上小人图。 沈千山皱眉:“顽劣不堪。” 她哆哆嗦嗦地挑起沈千山下巴:“美……美人。” 沈千山震怒:“不知羞耻。” 对着沈千山不近人情的眉眼,她觉得自己全须全尾地活着已经是奇迹。 直到有一天,岑轻衣一着不慎,被缚在重重铁索中,人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。 沈千山竟破开千层云雾,剑带肃杀而来,挑起束缚岑轻衣的一切桎梏。 岑轻衣惊望向他,只见这位正道栋梁,剑指天地,满身黑气:“我倒要看看,谁敢在我面前伤她。” 小剧场: 一日,岑轻衣收到某谄媚男修送上的礼物,念出纸条上的字:“送大师姐吃不完的甜果。” 沈千山黑云压顶,一剑掀了该男修的洞府:“她要什么,还用你送?” 岑轻衣捧着一储物戒沈千山种的甜果:“嗯,真香。” 悬疑+脑洞+打脸+虐渣的剧情向苏宠文!敲带感! 细纲已定!存稿充足!不会跑路!欢迎入股! --------------- 预收文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,养成甚甜,年下甚猛,假不正经海王师尊X真不正经奶黑徒弟,身心双向1V1,欢迎收藏~ 合欢宗宗主姬辛夷作为一代海王,驰骋鱼塘二十年,一朝不慎翻了车。 重活一世,她发誓一定要找出前世到底是哪条鱼儿害死了她! 只是—— 她看着跪在脚边遍体鳞伤、双目含恨的徒弟苏梓,叹了口气。 还是先好好养徒弟叭。 记忆混乱的姬辛夷打不开藏书楼,下山买了《哗哗十八式》丢给徒弟让他自行参悟。 徒弟翻开后匆匆合上书,双颊通红,眼神如刀:“师尊若讨厌我也不必勉强,何苦要羞辱我!” 口嗨成性的姬辛夷捏一捏徒弟软嫩的脸颊:“乖徒儿呀,你的皮肤真好,长开了肯定是个美人!” 徒弟耳朵滚烫,咬牙切齿:“师尊,请自重!” 阅本无数的姬辛夷神秘兮兮地带徒弟去花楼观摩:“你看这个姐姐,腰细腿长,真美。” 徒弟又羞又怒,脖子都红了起来:“师尊,非礼勿视!我们合欢宗不是干这个的!” 直到有一天,她赴宴归来。 满身黑气的徒弟将金链缠上她的腕子:“师尊,我不会让你再出事了,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。” ……等等,什么情况?她好像玩脱了? 小剧场: 清冷仙君/霸道魔君/妩媚妖君:“原来你好这口,等着你徒弟长大就是你养鱼的理由?” 姬辛夷:“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!” 苏梓垂泪欲泣:“师尊,我只知道你和仙君有联系,原来你还私底下联络魔君和妖君。师尊,你怎能这样?” 姬辛夷:“不是,你听我解释,就只是他们帮过我,我请他们喝杯茶的正常礼尚往来啊!” 苏梓缓缓笑开:“没关系,师尊,以后你的所有事情通通由我接手。” 围脖艾特见见见清,可能会掉落脑洞手绘,欢迎宠爱~
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小说
佚名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小说
精选来自———— 作死后我攻略了偏执仙君[穿书] 仙侠修真,女配, 21:00更,v后日更~ 预收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~ 穿成书中作天作地的恶毒大师姐,岑轻衣必须按照原书剧情作恶,且攻略下男主沈千山,才算完成任务,不然就要被系统抹杀。 可是原著里,大师姐就是被这个沈千山给一剑捅死的诶! 岑轻衣落泪:“早知道熬夜追文会穿越,我就是看一胎七宝葫芦娃、一胎一百零八宝水浒好汉,看王妃吊在外面三天成了风干肉,无聊到睡着,也不会看《仙途》一个字!“ 岑轻衣战战兢兢地一边走剧情,一边攻略沈千山。 她凶神恶煞地将他的书画上小人图。 沈千山皱眉:“顽劣不堪。” 她哆哆嗦嗦地挑起沈千山下巴:“美……美人。” 沈千山震怒:“不知羞耻。” 对着沈千山不近人情的眉眼,她觉得自己全须全尾地活着已经是奇迹。 直到有一天,岑轻衣一着不慎,被缚在重重铁索中,人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。 沈千山竟破开千层云雾,剑带肃杀而来,挑起束缚岑轻衣的一切桎梏。 岑轻衣惊望向他,只见这位正道栋梁,剑指天地,满身黑气:“我倒要看看,谁敢在我面前伤她。” 小剧场: 一日,岑轻衣收到某谄媚男修送上的礼物,念出纸条上的字:“送大师姐吃不完的甜果。” 沈千山黑云压顶,一剑掀了该男修的洞府:“她要什么,还用你送?” 岑轻衣捧着一储物戒沈千山种的甜果:“嗯,真香。” 悬疑+脑洞+打脸+虐渣的剧情向苏宠文!敲带感! 细纲已定!存稿充足!不会跑路!欢迎入股! --------------- 预收文《海王翻车后奶凶徒弟黑化了》,养成甚甜,年下甚猛,假不正经海王师尊X真不正经奶黑徒弟,身心双向1V1,欢迎收藏~ 合欢宗宗主姬辛夷作为一代海王,驰骋鱼塘二十年,一朝不慎翻了车。 重活一世,她发誓一定要找出前世到底是哪条鱼儿害死了她! 只是—— 她看着跪在脚边遍体鳞伤、双目含恨的徒弟苏梓,叹了口气。 还是先好好养徒弟叭。 记忆混乱的姬辛夷打不开藏书楼,下山买了《哗哗十八式》丢给徒弟让他自行参悟。 徒弟翻开后匆匆合上书,双颊通红,眼神如刀:“师尊若讨厌我也不必勉强,何苦要羞辱我!” 口嗨成性的姬辛夷捏一捏徒弟软嫩的脸颊:“乖徒儿呀,你的皮肤真好,长开了肯定是个美人!” 徒弟耳朵滚烫,咬牙切齿:“师尊,请自重!” 阅本无数的姬辛夷神秘兮兮地带徒弟去花楼观摩:“你看这个姐姐,腰细腿长,真美。” 徒弟又羞又怒,脖子都红了起来:“师尊,非礼勿视!我们合欢宗不是干这个的!” 直到有一天,她赴宴归来。 满身黑气的徒弟将金链缠上她的腕子:“师尊,我不会让你再出事了,我会保护你一生一世。” ……等等,什么情况?她好像玩脱了? 小剧场: 清冷仙君/霸道魔君/妩媚妖君:“原来你好这口,等着你徒弟长大就是你养鱼的理由?” 姬辛夷:“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!” 苏梓垂泪欲泣:“师尊,我只知道你和仙君有联系,原来你还私底下联络魔君和妖君。师尊,你怎能这样?” 姬辛夷:“不是,你听我解释,就只是他们帮过我,我请他们喝杯茶的正常礼尚往来啊!” 苏梓缓缓笑开:“没关系,师尊,以后你的所有事情通通由我接手。” 围脖艾特见见见清,可能会掉落脑洞手绘,欢迎宠爱~

好看的都市小说最近更新列表

好看的都市小说